罗伯特·阿特教授和杰克·斯奈德教授受邀访问中心并做精彩演讲

发布日期:2014-07-07


2010521


2010521日下午,应邀前来我院出席“历史和比较视角下的大战略与中美关系”研讨会的罗伯特·阿特(Robert Art)教授和杰克·斯奈德(Jack Snyder)教授为国际关系学院师生做了两场精彩的学术讲座,并与在场学者、学生展开了积极热烈的讨论。范士明副院长与朱锋教授分别主持了斯奈德教授和阿特教授的讲座。

 

罗伯特·阿特是美国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的Christian A. Herter国际关系教授,他专注于国家安全事务以及美国外交政策。目前是MIT安全研究项目的高级顾问。曾历次受到福特基金会,哈佛大学国际研究中心以及外交协会的研究基金。并于2006年被授予为国际研究协会国际安全研究的终身名誉奖。阿特教授早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并获博士学位。2003年阿特教授出版的《The Grand Strategy for America》是近年来关于“美国大战略取向”讨论中的优秀著作之一,也是中国国际战略学界耳熟能详的一部全面介绍美国大战略的重要著作。

 

阿特教授的讲座以美国大战略为中心展开,重点谈论了他个人比较倾向的“选择性接触战略”。阿特教授认为:当前影响美国学术界和战略决策界的、关于美国大战略的讨论主要有四种:强硬威尔逊主义、离岸平衡战略、遏制战略和选择性接触战略。强硬威尔逊主义是前总统小布什在其第一届任期内所推行的战略,主要观点是诉诸武力维护美国的优势地位、推行美国式的民主、提倡单边主义、先发制人。这一主义已经被证明失败并在小布什的第二届任期内被抛弃。离岸平衡战略类似于以前的孤立主义,要求美国尽量地减少对国际事务的承诺,取消美国的一切同盟,把所有的美国军队撤回国内,只有在东亚或欧洲出现霸权或者在保护美国本土以及美国人的时候才使用武力。这种观点并非官方接受的主流观点,但在美国的学术界颇为盛行。遏制战略认为:美国所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结束而结束。美国同时要掌控国际事务和改变别国社会,这是美国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美国应该更多地影响国际事务而非掌控国际事务,更多地通过间接的手段如法律和传媒而非通过直接的手段来传播民主。遏制战略与选择性接触战略的主张比较接近,但是遏制战略认为美国未来应从欧洲和波斯湾撤军,在这点上两者有较大分歧。

 

阿特教授所主张的选择性接触战略主张美国的全球军事力量有助于维护整个世界经济贸易体系的稳定,这既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利益。美国应将其政治军事资源集中投入到那些对美国具有最重要影响的地区。选择性接触战略尤其重视前沿配置的防御部署、海外军事基地和盟友的作用。选择性接触战略强调美国领导地位的必要性和使用武力的风险与代价,主张依靠与盟友合作维持美国对国际事务的领导力,有选择和慎重地使用武力。

 

阿特教授还就中美安全合作、美日同盟、南海争端等问题与与会同学进行了讨论。

 

杰克·斯奈德教授 1973年于哈佛大学学士毕业,于1981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在是索尔兹曼战争与和平研究所的“Robert and Renée Belfer”教授。斯奈德教授讲座的主题是“民主与战争的关系”。他认为:一个民主国家必须首先有自由、公正的选举,参与选举的人数必须达到一定比例,选举出来的机构或者个人必须拥有掌控国家的行政权力。另外,战争是两个国家之间、任何有组织的、千人以上的战斗。斯奈德教授指出,按照这样的定义,民主国家之间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即使民主国家之间彼此没有发生过战争,民主国家对非民主国家发动战争和非民主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频率是一致的。因此,民主国家之间只是互相尊重,并不意味着只要是民主国家就能保持和平状态。 斯奈德教授认为,相对于民主国家和稳定的专制国家,处在民主化进程中或半民主国家更容易卷入战争。

 

斯奈德教授的讲座从自己青年时代参加反战运动的经历引出“民主与战争的关系”的主题。然后引用麦克·道尤的观点提出假设:“如果先对民主和战争做准确的定义的话,那么人类历史上的民主国家之间从来没有彼此发生过战争”。这个颇具争议的假设引起了大家的普遍质疑,从而引发了关于民主国家之间到底有没有战争的讨论。讨论深化了大家对什么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应该符合哪些标准的认识。

 

两位教授的讲座内容丰富,道理深刻,值得回味。与会学生、学者踊跃发言,积极提问,形成了一个良好的讨论氛围。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