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外部战略安全环境的变化”研讨会举行

作者: 王缉思 关贵海 发布日期:2014-07-25

2014/2/21

“当前外部战略安全环境的变化”研讨会于2014年1月15日在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举行。会议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未来10年我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新变化研究”课题组(2013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和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共同举办,北京大学、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防大学、中央党校等单位相关领域的专家与会。会议由“未来10年我国发展战略机遇期的新变化研究”课题首席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徐坚研究员致开幕词,并介绍本课题的基本情况与总体框架,指出“中国外部战略安全环境趋势”是本课题的重要子课题之一,举办此次研讨会的主要目的是广泛利用社会资源,为本课题的研究提供更加有力的智力支持。子课题负责人、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朱锋教授也受课题组委托,对各位与会专家表示欢迎和感谢。


img+055-1.jpg


         

与会专家主要就全球战略环境以及有关美国、日本和周边地区的热点问题交换了看法。


原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教授江凌飞首先提出,未来国际形势将以“乱”为主,和平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动荡时代已经开始。中国需要对这种严重局面有充分估计,慎重决策。综合去年以来的国际形势,一方面要看到理论与实际的两重困境,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安全领域的内容、性质、维护手段和弹性变化。要跳出“和”与“斗”的机械循环,谋划新的全球化时代的安全。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逸舟教授在发言中指出,中长期预测分析要转变原先的思维,要从熟悉的传统刚性领域转向新的混沌现象。传统思考多多少少都有冷战的痕迹,但是这种观察方式越来越不适应当下的形势。需要对战略意外及早预判,做好战略研究的工作。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所长韩保江教授认为,前十年中国的局面顺风顺水,但各种改革和发展的瓶颈正接踵而来,紧迫感强于从前。推动改革的力量较大,但面临既得利益、内部分歧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挑战。


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唐永胜教授强调,和平发展的趋势可以持续,不会发生热战。需要注意的问题有:第一,金融市场的链条如何在危机后修补,国际经济体系处在一个相对饱和的状态,没有办法增加活力。第二,大国的力量在发生明显的变动,战略调整非常活跃,一些国家基本到位,我们对此认识未必充分。第三,我们没有足够的威慑制造能力,需要静观,之后抓住机会毕其功于一役。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教授就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发表了看法。他认为邓小平所谓“韬光养晦”是韬意识形态之光。但是今天尤其是军方忧患意识是不是过度了一些,值得商榷。构建新型关系需要有利益支持。中国在信用体系、知识产权等方面需要学习和借鉴。考虑这些问题时不要先着急拒绝,谈起来再说。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认为,美国外交现在有往回收的现象或者趋势。对于未来,他认为过高或者过低估计美国都是不正确的。他同时指出,对于美国来说有承认中国制度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有承认美国世界领导权的问题,这是结构性矛盾,不好解决。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关贵海副教授赞同未来不确定性趋势的判断。他以俄罗斯为例,认为中国对俄的乐观远超俄自己。俄罗斯产业结构和发展模式没解决,中俄联盟的前景尚不明朗。


北京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新生教授指出,中日关系有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这种恶化在相当时期内是长期过程。安倍政府估计会进一步采取刺激中国的言行,以使中国战略判断失误。同时,两国之间互动的最大因素还是美国。与会专家学者就其发言中的对日实力估计、美日同盟体系的牢固性以及钓鱼岛问题的解决方案等进行了充分的讨论。


最后,与会专家就周边地区热点问题对中国外部安全环境的影响进行了自由讨论。大家普遍认为,中国的战略研究中需要重新定位核心利益究竟是什么。江凌飞教授指出,国家安全是基石性问题,刚性大弹性小,中国要输出利益必然要打破现状,和平发展道路与坚持核心利益是否能做到并行不悖,可能需要慎重。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朱锋教授认为,周边的问题一是日本因素,二是东盟角色的变化,三是美国“重返亚太”到底能走多远,这三个因素恐怕是未来十年中国最重要的变数。在周边问题中,朝鲜问题和俄罗斯的定位最引起专家学者的注意。朱锋教授认为要注意争取韩国,而其他专家也就是否应该重新审视在朝鲜问题的立场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另外,“海上丝绸之路”提法如何实施,以及警惕上合组织被虚化和架空,也是会上讨论的话题。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