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袁明教授谈大国青年与国际视野

发布日期:2015-11-27

编者按:原文标题:全球化时代,从燕园迈向世界——袁明教授谈大国青年与国际视野

来源: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链接http://pkunews.pku.edu.cn/xwzh/2015-11/26/content_291724.htm


2015年11月24日下午,由国际合作部主办的“北京大学2015年秋季外事系列培训第一讲”在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厅举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联合国基金会董事袁明以“全球化时代,从燕园迈向世界”为题,娓娓讲述了宏大背景中或激昂或静慢或闪光或悲怆的人和事,引发北大人思考大国青年和国际视野的真正意涵。

演讲会现场


全球化时代:青年与世界深度交流 


袁明教授指出,我们身处全球化时代,各种文化之间进行着空前的相互学习和交流。有许多关于留学方面的数据可以说明这一空前的盛况,而数字背后是奋斗与发展的故事。根据UNESCO统计,去年向外输送留学生最多的国家是中国,其次是印度、韩国、德国、沙特等国家。留学生的输出规模反映了国家培养人才的能力、国家发展的实力以及对外交流的愿望。人民日报的统计从另一个角度显示,去年接受留学生最多的国家为美国,其留学生主要来自于中国、印度等国家。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的数据显示,2001年时接受外国留学生数量前三名的国家排名依次为美国、英国、德国,而2014年该排名依次为美国、英国、中国。袁明教授感慨道,在短短的十几年间,中国就跻身于接受留学生数量最多的国家之列。这个巨大的进步,反映出中国已经为大规模国际交流奠定了物质基础,我们也能从中感知到这样一个广泛交流的大时代的特征。

 

袁明教授做演讲


多元文化激荡交融:“我是谁?”“我们是谁?”


袁明教授分享了自己在国际交流中的几段亲身经历。她访俄期间,俄国提出为斯诺登提供政治避难,在她离开时,她在莫斯科机场看到了躲在机场小房间里的斯诺登。有一次,在飞机快降落的时候,她拍下了挪威首都奥斯陆的美丽风光,照片里绿色的小城三个星期后就被反对工党接受移民政策的人炸成了废墟。在耶路撒冷,她与犹太年轻人交谈,感受他们与上帝交流时宁静的内心。在约旦,她和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先生与巴勒斯坦难民营的难民座谈,他们说最渴望的是亲人的团聚。在这一系列的经历中,袁明教授不禁思考: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浪潮中,我们是谁?


希腊德尔斐山上的阿波罗神庙门前用希腊文铭刻着一句话“认识你自己”(Know yourself)。中国也有相似的传统文明,如“人贵有自知之明”,而与“认识你自己”不同的是,它强调在人群中要找好自己的位置。十九世纪的哲学家尼采曾说过,离自己最远的人就是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是永恒的问题。袁明教授说道,在全球化的时代里,很多冲突都来自于怎么看人、怎么做人,所以要多看、多想,才能立足于当今社会。


文化交融这个古老的命题亘古不变。欧洲曾经孕育过灿烂的文化和文明,而今天欧洲的国家联合体有了新的名字——欧盟。冷战结束后,欧洲开始变得越来越内向。而盎格鲁-萨克逊系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英语系国家)目前在努力做到多元,不过距离真正的多元和文化交融还有一定距离。 


为了向大家展示文化的巨大差异和丰富多彩,袁明教授用精心挑选的极富象征性的图片代表不同国家:日本的动漫海报和街头模仿动漫人物穿着的时尚青年;俄罗斯是一只英气逼人的双头苍鹰雕塑,两个头眺望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象征俄罗斯的政治野心;阿拉伯世界则是作为其传统象征的骆驼,缓缓穿行于现代的摩天大楼之间。


当今文化与文明的交流碰撞是前所未有的。在美国加州,美国人请了中国苏州的工匠,盖起了一座有着美丽名字的纯中式园林——流芳园。中国文化被加州人接受并且再创造,他们以“中国的乌托邦”为题,把陶渊明的故事娓娓道来。由此可见中国文化的渗透力与影响力。


这是一个文化交流规模空前的时代,也是一个信息化程度空前的时代,袁明教授认为,借助网络促进文化交流与传播也是值得提倡的,不能辜负了科技的成果。网络时代不应是机械与冰冷的,更应多一些人的灵气。


燕园青年:将大国精神亲身践行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会做什么?这是燕园里的青年需要思考的问题。燕园是色彩斑斓的学生天堂,昆曲青春版《牡丹亭》在北大上演,爱心社的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北京论坛上不乏燕园学子的身影,国际文化节也让我们享受了一场青春盛宴。袁明教授在回忆中感慨:曾经北大的留学生人数还不到100人,如今却有来自133个国家近3000名国际学生加入我们,为北大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当年怎能想到会有如今国际文化节这样的盛会。燕园里的中外青年以“We Are One World”为理念,热爱着、建设着北大这个微缩版的世界。


袁明教授回忆起从北大走出去的杰出学子,其中包括曾有机会留学海外名校,却毅然选择扎根埃及、心系中东的中国学生王丁楠;会讲塔吉克语、波斯语、俄语和一口流利中文,特意去四川拜师学川剧变脸的塔吉克斯坦留学生米禄;在北京大学医学部学习医学影像,回国之后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医院,并在尼泊尔8.1级地震之后全力救灾的尼泊尔留学生舒骏……北大学子活跃于世界各地,他们将优秀变成一种习惯,将北大青年的先锋精神付诸实践。


基辛格在给袁明教授的一封信中写道,北大的“小大人”们这么深刻地思考自己的国家,着实令人感动。基辛格博士眼中的北大学子是心系天下、胸怀世界的,也是他的孙子未来的榜样。


袁明教授说,自己在西安教书时,曾带领学生亲身参与到了秦兵马俑的挖掘过程中。那时候,她没听说过美国,不了解世界,更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做国际问题研究。她带着学生到工地上参与挖掘,有人在旁边嘱咐他们一定要小心,说这是一处伟大的遗迹。他们每天走到工地上,开始辛苦地挖掘,结束了再从工地走回来,并不知道那就是日后享誉世界的秦兵马俑。


也许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也是一样,只是平凡的挖掘工作,殊不知人生所有的意义都包含在里面。保持健康、积极与乐观,那么重大的意义都终将展现。


演讲之后,袁明教授还特别邀请了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目前就读于北京大学燕京学堂的苏奕安(Alice Su)上台,分享她在约旦担任自由记者的故事。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苏奕安笑称自己当时自视为“未来领袖”,认为自己可以去拯救世界。然而来到约旦,面对众多难民向她求救而她又束手无策的时候,她真实地感受到聆听与谦卑的重要性。后来,当她最好的朋友都是叙利亚人、巴勒斯坦人、伊拉克人,她真真切切地关心他们、帮助他们学习英语时,才发现自己身上蕴藏的真正的能量,她也从他们身上习得了在普林斯顿永远也学不到的东西。

美国华裔留学生Alice Su分享其在约旦的经历

现场听众被苏奕安的这段经历深深感动,袁明教授也提到,来自国际关系学院,曾经在北大模联担任副主席的王丁楠同学在毕业后到了埃及,经历了埃及革命的前前后后,并在给袁明老师的来信中写到,埃及现在穷人依旧贫困,富人更加富有,两者之间依然是井水不犯河水,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冲突依然频发,男人和女人依旧很不平等,但另一方面,革命又深深地触及了埃及人的生活。莫谈国事的时代结束了,大大小小的权威失去了光芒和震撼。这样一段话让人感受到王丁楠在异国的成长,以及他对于世界的深沉思考。


来自国际关系学院非洲研究所的刘海方教授随后分享了她多年来研究非洲、讲述非洲过程中的故事和思考。她讲到,当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先生回北大演讲的那天,他第一个认出了北大的摄影师、当年留学生办公室的大王老师,并上前和他握手,这种熟悉和亲切让人感动。此外,刘海方教授访问非洲时,还有很多关于非洲老朋友耐心等待和热情接待的故事,这些体验让她感受到国际交流的力量和温情。而最近发生在巴黎和马里的多次恐怖事件让人心痛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新的思考。刘海方教授说,尽管有这么多危险,我们也不能停止去往非洲的脚步,甚至正是因为有这些问题,我们才更应该增进彼此的了解和交流。


北大医学部国际处左孝光老师也详细介绍了袁明教授提到的尼泊尔同学舒骏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在尼泊尔建立医疗机构和支援尼泊尔地震的故事。


在其后的现场提问环节,两位同学提出自身语言学习和关于在境外危急情况应对的问题,袁明老师给予了回答,她建议同学们可以学习两至三门语言,为自己开辟越来越多的路。而对于一些或危急或尴尬的场合,就需要用平时点滴积累的知识与素养进行智慧的化解。


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北京大学2015年秋季外事系列培训第一讲”落下帷幕,袁明教授娓娓道来的这些国际交流和文明激荡中的人和事也在现场师生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记。做具有国际视野的大国青年应是每一个北大学子的使命与担当。(文/辛苑 钟雪 景彤)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