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能源、原子能与运输安全区域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

发布日期:2013-06-18

亚洲能源、原子能与运输安全区域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

        2013年1月7日,由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和乔治华盛顿大学Sigur亚洲研究中心(Sigur Center for Asian Studies,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联合举办的 “亚洲能源、原子能与运输安全”区域研讨会在北大博雅国际酒店大学堂会议中心成功召开。这一区域论坛的主要目的是为Sigur中心“亚洲与欧亚大陆能源和运输安全”项目的研究者提供一个展示他们初步研究成果并听取中方专家反馈的交流平台。北大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邀请了参会的中方专家,并为研讨会的召开提供了后勤支持。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部分师生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研讨会。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中心学术委员、国际关系学院査道炯教授,受中心主任王缉思教授的委托,代表北大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致开幕词,向所有参加研讨会的嘉宾表示热烈欢迎。Sigur中心的项目主持人Deepa Ollapally和Mike Mochizuki教授表示这一研究项目仍处于初期阶段,欢迎参会者对现有研究成果提出坦诚意见和评论。研讨会由五个分论题组成,分别是亚洲能源市场、日韩能源安全、印俄能源安全、中国能源安全、能源安全对美国外交政策与美国-亚洲关系前景的影响。

 

亚洲能源、原子能与运输安全区域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1.jpg

第一部分:亚洲能源市场

        研讨会第一部分的主题是亚洲能源市场,来自乔治华盛顿大学的Robert Weiner教授从经济维度探讨了亚洲石油市场的情况。他首先概括性介绍了亚洲能源供应与需求状况发生的巨大转变,并指出美国正在接近能源自给的水平,有可能在未来若干年中成为油气净出口国,这将对美国与亚洲国家的能源关系产生深刻影响。Weiner教授提出了“资源民族主义”的问题,以这一术语指称资源贫乏的国家努力从海外获取能源的做法。通过对比近年来中日两国对美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情况,他对石油公司与政府的关系提出了思考与疑问。最后,他分别从亚洲和美国的视角阐述了各自对海外能源投资的不同认识(对于亚洲国家来说,海外能源投资对寻求能源供应有积极意义;对美国而言,外国对一国能源资源的投资则可能威胁到该国的经济安全),并提出了现有研究与政策分析面临的挑战。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高世宪研究员对Robert Weiner教授的发言作出了评论。他认为,中国的能源政策受到来自西方的争议要多过其他任何国家,其实,西方国家不必对此过于敏感,毕竟原油是国际贸易中的商品,中国能源企业的海外投资主要受商业利益的驱动。然而,中国的石油公司在从事对外投资中处理非经济性因素方面也需要大力学习。亚洲国家在能源问题上的合作对各方都是有益的。后续讨论环节涉及政府在能源公司海外行为中的角色、石油供应峰值的争议、美加两国对能源产业外资的准入门槛差异、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目的、对海外能源投资商业性质与战略性质区分的标准等问题。


第二部分:日、韩能源安全

        研讨会第二部分的主题是日韩能源安全。乔治华盛顿大学的Mike Mochizuki教授与麻省理工学院的Richard Samuels教授共同发表了有关日本能源安全的报告。Mochizuki教授通过理论分析框架研究了不过国家背景下的能源安全,在介绍了三种主导性理论流派—现实主义、民族主义、全球主义的观点后,提出了研究国家间能源关系中的“对冲”(hedging)和“拥抱”(hugging)概念。他指出,现今日本存在关于能源的三方面争论:一是由2011年福岛核危机引发的原子能辩论;二是日本在能源问题应该与中国合作还是平衡中国影响(即采取“拥抱”还是“对冲”策略);三是有关美国可能在未来降低保护日本海上航线安全的热情。最后,Mochizuki教授探讨了日本政界与民众在原子能问题上的分歧,自民党对此极力支持,而民意却充满批判和质疑。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刘小丽研究员提出对文章进一步的修改意见,如更新日本能源数据、增加有关日本未来能源发展趋势的部分,她还提供了对中国国内油气开采和中日能源纽带的看法。在问答环节中,与会者对东海油气资源储量的估计、美日安保条约对海上航线安全的涉及与否、钓鱼岛联合开发的前景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随后,对外关系委员会的Scott Synder研究员介绍了韩国的能源安全问题,他着重分析了三个方面:原子能技术发展;朝鲜能源问题;以及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绿色增长计划。首先,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对韩国国内支持增加核能利用的影响较小,因为对韩国来说也没有其他合适选项;其次,无论革新派还是保守派领导人都认为能源安全应该被纳入到朝鲜问题的解决中;至于绿色经济增长,虽然韩国是OECD国家中可再生能源技术最落后的成员,但Synder认为当前的绿色增长战略仍将继续推行。此外,他还提到韩国也正在将海洋运输问题提上日程,最近韩国对部分东海大陆架的申索让中日感到震惊,因为中日两国一直仅把这一问题视为双边性争议。

        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的金英姬研究员对Synder的文章提出了若干建议,包括增加有关中韩关系的内容,进一步明晰不同学派的观点,分析各种政府机构在韩国能源政策决策中的角色等。随后与会者共同讨论的问题包括有关铺设俄罗斯到韩国天然气管线的跨国能源项目、东北亚电网、未来韩国的核能发展等。Synder认为经过朝鲜的跨国管道工程将是一项巨大的政治冒险,朝鲜的转型是这一项目得以实施的先决条件。


午餐会:主题演讲

        在午餐会上,受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先生之托,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有生先生发表了题为“中美关系中的能源议题”的主题演讲。张先生对中美能源合作的历史与现状做了简介之后,着重分析了中美能源合作面临的主要障碍——中美两国的能源发展情况差异巨大;中美对彼此能源政策存在误解或者误读;双方在气候变化等领域的互不信任;以及新能源技术转让问题。最后,他对促进未来中美能源合作提出了若干建议,例如,建立能源领域合作的咨询机制;改善全球治理机制,维护国际能源市场的稳定性、提升国际运输便利性;增强政府间交流沟通;完善危机预警机制;加强对能源金融方面的监管等。演讲之后,参会者提出了有关中国对国际能源署的态度、美国页岩气革命对中美能源关系的影响、中国战略石油储备情况、石油溢价等问题。张有生先生对上述问题提供了自己的看法,并表达了对中国能否获得美国出口的石油以及美国可能干涉中国从其他国家获得能源的关切。

 

亚洲能源、原子能与运输安全区域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2.jpg

第三部分:印、俄能源安全

        下午进行的第一场研讨会的主题是印度和俄罗斯的能源安全议题。原印度石油与天然气监管委员会(Indian Petroleum and Natural Gas Regulatory Board)的Sudha Mahalingam女士和乔治华盛顿大学的DeepaOllapally教授共同完成了印度能源安全的研究报告。在简要介绍了印度进口导向的能源政策之后,Mahalingam女士探讨了全球主义与民族主义两个学派对以下三个问题的不同认识:起始于伊朗和中亚的天然气管道、美印原子能合作以及中国因素。虽然印度被天然气储量丰富的邻邦环绕,却因管道建设长期未落实而无缘使用;国内对此种状况亦有重大分歧。印度与美国的原子能协议以能源安全一揽子协议的方式呈现在印度公众面前,尽管很多人出于安全考虑对此表示支持,但Mahalingam女士并不认为原子能是印度未来的出路。至于中国因素,她相信中印之间合作与竞争并存。她也提到印度能源公司并不享有自主权或者像中国企业获得的政府支持。Ollapally教授补充到,“能源安全”在印度常被用来证明一些战略行动的合理性,例如海军扩张。当然,海军扩张的另一重原因在于中国崛起,如印度认为中国对其采取“珍珠链”战略。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干城研究员认为中国没有对印实施所谓的“珍珠链”战略,中印同为初入国际能源市场的新手,两国应该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他对近年中印能源企业合作失败的一个具体案例以及印度在进口伊朗石油方面应对美国要求的做法提出了疑问,并提出了进一步完善该研究内容的若干建议。其他与会者提出的问题包括印度为什么要为其海军扩张寻找托词;为什么强硬的民族主义者看似赢得了印度国内争论;印度对中国在印度洋的扩张有何看法。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Andrew Kuchins和日本能源经济中心(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伊藤庄一研究员做了关于俄罗斯能源安全的报告。Kuchins指出,俄罗斯像是这个项目中的“局外人”,因为常常不被归为亚洲国家,又是一个主要的能源出口国而非进口国。研究报告题为“似曾相识?”,意在影射俄罗斯当前的“重返亚洲”类似苏联在冷战时期的政策。他认为俄罗斯与中国的能源关系是出于必要性而非一些学者所认为的便利性。随后,伊藤分析了有关从俄罗斯铺设油气管道至太平洋海岸的项目,其认为俄罗斯或许高估了其在亚洲的优势。介于对亚洲能源消费国的供应存在潜在的竞争,对于俄罗斯来说,把握时机与保持价格的竞争力非常重要,还应该重点发展国内生产高附加值油气产品的工业。

        来自中石油中俄合作部门的张军先生在对文章观点表示基本赞同后,给出了一些建议,如将除中国外的其他亚洲国家纳入分析中。他也向作者提出若干问题,包括亚洲的企业如何参与到俄罗斯油气项目中,俄方中央和地方政府对外国能源投资持何种态度等。讨论环节涉及到了中俄能源关系中的广泛议题。


第四部分:中国的能源安全

        研讨会的第四部分由乔治华盛顿大学的Robert Sutter教授与北京大学的査道炯教授共同发表中国能源安全的研究报告。报告主要涵盖4方面内容:中国国内关于能源安全的争论、应对脆弱性的手段;海上、路上的能源运输;核能利用问题;国内争论的动态发展及其政策和国际影响。Sutter教授指出对中国能源政策有影响力的三大群体,分别为政府部门的决策者,大众媒体和公共评论人以及专家学者。同时,他大致介绍了三种学派的观点:民族主义者倾向于能源自立,对他国保持警惕,并在海洋争端问题上持零和博弈的看法;全球主义者希望与他国合作,并专注于国际市场;现实主义者则基于成本收益分析,大部分政府官员属于这一派别。对于核能问题,中国现在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政策,与之前相比放慢了核电建设速度。总之,他认为中国的能源政策受到多因素的交叉影响,还呈现不出一个清晰的图景。

        査道炯教授认为,很难从中国的各行各业众多的声音中辨识出中国关于能源安全的真正权威的立场,因为这些声音都在竞争谁的利益获得首要关注。他也指出,中国国内过于依赖研究国际能源政治的翻译作品,缺少对中国与外部世界在能源领域互动的真实理解。查教授相信,不同学派观点都关注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从外部世界中追求能源独立性,这与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到本世纪初期的情形相似。这也意味着中国在国内和国际发展能源产业链条的积极行为能获得广泛支持。对于核能问题,他提到了中国寻求成功建设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核反应堆的努力。在他看来,美国常常被作为中国拒绝国内能源政策改革的托辞。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的王震教授介绍了中国国内的不同利益攸关方以及他们对能源政策形成和执行的不同影响权重。他建议两位作者增加有关中国能源政策实践的背景内容。其他与会者也提出了问题与建议,如在能源方面取得自立是否可能,中国将煤炭作为最重要能源资源是否明智,以及对能源工业和消费者的补贴等课题。


第五部分:能源安全对美国外交政策以及美国-亚洲关系前景的影响

        研讨会最后一部分探讨能源安全对美国外交政策以及美国-亚洲关系前景的影响。乔治华盛顿大学的Charles Glaser教授首先介绍了对能源安全的三种不同定义:一国的能源需求以及价格考虑;面对波动和突发情况的脆弱性;最后是冲突或者国家安全的维度。他认为,虽然美国对自身石油的保护会在一定程度上使之疏离世界市场,但是如果全球石油价格继续走高,这将持续影响美国经济。他进一步分析了这对美国大战略的影响以及美国能将其安全保障者的网络扩大到什么地方。虽然美国国内部分人士并不认为中国的军备建设意在挑起事端,但是他强调中美双方相互误解的可能性值得重视,而这些问题的最终解决只能依靠政治手段,而非武力。

        査道炯教授对能源成为中国与其邻国领土领海争端的正当理由以及现在的争端会发展为军事冲突提出了严重质疑,毕竟中、日与东南亚国家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能源贸易关系。他认为,研究者经常过于关注原油本身,而忽略了石油产品贸易的重要性。因此,在所有国家都有国内力量阻止领土争端不断升级。他对日后的研究提出了若干建议,如中美之间能否尝试开启液态天然气贸易以及促进美国对华煤炭出口;进一步开放中国能源市场,鼓励国际竞争等。中国对致力于建设全球能源治理机制仍缺乏厚实的兴趣,但学界的努力有助于改变这一情况。

        Robert Sutter教授不认为中美关系面临很大的麻烦,因为中美之间已存在数量众多的双边对话,台湾问题近年来得到缓和,彼此互信水平已经有了极大提升。中美各自都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以至于双方不愿意陷入相互争吵中。然而,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仍旧存在,如南中国海问题等。后续的讨论涉及的问题有美国与其他国家分担保障全球和区域安全责任的现实性,如在海上运输安全方面;影响国际油价波动的因素等等。

        最后,査道炯、Ollapally和Mochizuki教授进行了总结发言,对本次研讨会高质量的讨论感到欣喜,并对北大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后勤支持表示感谢。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