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铁军:多层次的混合安全机制在东亚将长期存在

作者: 于铁军 发布日期:2014-12-12

编者按:原文载于《中国社会科学网》2014年12月11日(记者梁卫国)

美国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东亚安全呈现出巨大的不确定性。12月9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于铁军在其所作的题为《东亚地区安全保障》的讲座中认为,“在较长一段时期内,东亚安全秩序仍将处于一种多层次的混合安全机制并存的状况,东亚安全共同体任重而道远”。

国家之间的信任降低导致安全机制

由于所有国家都处于一个自助体系之中,国家之间的信任程度很低,一国无法确定其他国家以防御为目的的军备建设不会转化成进攻能力。因此国家会加强军备以寻求安全。这种行为又会被另一方看作是一种威胁,从而导致对方也加强军备,结果便是军备竞赛,尽管双方的本意都是为了增加本国的安全,并出于防御性的目的。在这种背景下,“安全困境不能消除,而只能加以改善,改善的途径便是寻求一种方法,对国家间的权力斗争施加某种规范性的限制,”于铁军说,“而要实现这种规范性限制,相关国家就要建立安全机制”。

这其中,集体安全发挥着重要作用。集体安全主要指,在一个国家集团内,成员国相互之间承诺不使用武力,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彼此之间的纷争,对违反这种承诺而行使武力的国家,其他全部成员国使用包括军事力在内的全部手段对侵略者予以强制从而抑制侵略、保障安全的制度。于铁军认为,集体安全发挥有效作用需要以下条件:该集团要有压倒性的优势力量;特别是主要成员国应该有将自己本国利益从属于集团利益的决心;同时,对于维护什么样的和平?什么破坏了和平?在大多数成员之间需要有共识。

在比较了合作安全、共同安全和综合安全几个概念之后,于铁军又讨论了安全共同体概念的来龙去脉,并指出,安全共同体是要求程度最高的一种安全合作,“在安全共同体中,国家遵守规则是出于道德自律,而不是因为受到外力强迫或者出于利益计算”。国家间合作的方式是通过谈判、对话、沟通来取得观念共识,取消暴力、消灭争端的过程,是塑造朋友身份和友好文化的过程。

东亚地区现有的安全机制各有利弊

于铁军认为,除了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在东亚发挥作用之外,在东亚地区还存在合作安全和军事同盟机制等。其中,合作安全机制主要体现在东南亚的东盟地区论坛、东北亚地区的围绕解决朝核问题而设立的“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和“六方会谈”,以及上海合作组织。

1994年7月成立于泰国的东盟地区论坛目前共有27个成员国,宗旨是就亚太地区政治安全问题开展建设性对话,在亚太地区建立信任措施、核不扩散、维和、交换非机密军事情报,海上安全和预防性外交等六大领域开展合作。该论坛每年举行部长级会议,是亚太地区第一个多边安全对话机制,也是本地区规模最大的官方多边政治和安全对话与合作渠道,是“合作安全”观在亚太地区的集中体现。“这种机制,为亚太地区具有不同安全利益的国家搭建一个官方层次的安全对话框架,增进了解和互信;有助于维持地区的和平稳定局面。为探索新型安全观和新型区域合作模式提供了宝贵经验。但缺点是,协商一致导致低效率,没有强制手段。”

东北亚地区主要是围绕解决朝核问题而设立的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和“六方会谈”。朝鲜半岛能源开发机构源于1994年美朝日内瓦《框架协议》。其主要职责为:向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并为该项目提供相应资助;向朝鲜提供重油,以暂时满足其取暖和发电的需要;为达到《框架协议》的要求而采取之其他必要措施。但由于美朝两个主要当事之间缺乏互信,该机构最终于2002年夭折。2003年之后代之而起的是中方为东道国的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在六方会谈中,朝鲜坚持“同步走,一揽子解决方案”,韩国坚持“和平解决、无核化”,美国坚持“朝鲜首先宣布放弃核计划;并且必须是彻底的、不可逆转的、可核查的无核化;然后美国向朝鲜提供安全保证”,中国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和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危机,日本和俄罗斯也有自己的观点。但六方也有共识,这就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解决朝鲜方面的安全关切,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朝核问题。中国为推动六方会谈,解决朝核问题做了很多努力,但遗憾的是,现在六方会谈也处于名存实亡的境地。各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安全合作举步维艰。

1991年底,苏联解体。2001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应运而生,签定了《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重点打击“三股势力”。上海合作组织的宗旨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旅游、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由于上海合作组织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其影响力逐步扩大,并对周边有关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于铁军说。

东亚安全共同体的建设任重而道远

“美国在东亚的霸权,相对衰落但依然存在”于铁军说。不仅如此,美国还领导着以美国为中心的双边同盟体系:美日、美韩、美澳、美菲、美泰同盟,共同构成了美国在东亚的同盟网络,是当前东亚地区最主要的安全架构。其他方面还存在“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美台关系”的半同盟关系。

近年来,东亚地区热点频频出现,比如朝鲜半岛、中日关系、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中国周边颇不安宁。朝鲜到目前为止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并公开开发核武器的国家,“这是对国际核不扩散体制的直接挑战”。中日关系2012年以来由于日本对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而陷入谷底,虽然最近双方达成四点共识,但前景依然黯淡。台湾问题在过去几年中由于国民党马英九政府掌权,台独危险与民进党执政时期相比有所缓解,但在最近台湾岛内刚刚结束的“九合一”地方选举中国民党惨败,台湾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是中国国家安全面临的最大课题之一。南海问题最近几年热度陡然升高,未来将是中国国家安全需要重点经略的地区。

东亚安全问题错综复杂,于铁军说这主要是因为以下因素交织在一起所导致的:权力转移与战略不信、历史问题、领土争端、民族主义、地区安全机制缺失、各国政治制度的多样性、外部力量的干扰等等。

“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这些因素在短期内无法解决,因此,当前东亚安全共同体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于铁军说。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