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维宝(Paul Gewirtz):法律途径解决南海问题的限度

作者:葛维宝(Paul Gewirtz) 发布日期:2016-09-07

广袤的南中国海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热点之一。从言论与行为两个方面,包括中国在内的六个声索方在争取对大量小形地物和富含资源海域的控制,而美国也由于盟国及自身的安全和经济利益深度卷入其中。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地缘政治问题,即美国作为既成的、统治性的超级大国能否与复兴中的强大中国共处,正如同一只巨大而可怖的“柴郡猫”(英国作家路易斯·卡罗尔创作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角色)端坐在海平线上。

中国、台湾、菲律宾、越南、文莱和马来西亚都对这些地物和海域声张主权,他们的主张彼此冲突。通过“九段线”地图和许多声明,中国目前至少主张对南中国海的所有岛屿和礁石享有主权,对临近海域享有权利。中国也大胆地在地物上进行“填海造地”,将权利主张转变为物理性建筑,并威胁进一步军事化。其它五个利益相关方对这些地物有着相互抵触的主张,并因此带来许多额外的、相互重叠且冲突的关于临近海域及其如何使用的主张。无论是南海的广阔,还是争议地块的狭小,都未能避免争端强度近年来的升级。绝大部分的紧张关系都是由安全和资源考虑造成的,而利益相关国家彼此对抗的民族主义是火上浇油。
   
意外或小冲突将导致危险升级的风险是常在的。但目前还没有一条路径来解决这许多的冲突,并控制其所带来的严峻风险。然而,美国已经阐明了一种方案。我们表示不会就相互竞争的主权主张选边站,但呼吁对其有一个以法律和规则为基础的解决办法。正如奥巴马总统最近所言,美国致力于“一个国际规则和准则,以及大国和小国权利都得到尊重的区域秩序。该地区各声索方的(争端)必须和平地、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如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即将做出的仲裁判决,各方有义务尊重并遵守。”

上述讲话引用了奥巴马总统外交政策的标志性理念之一:国际事务必须根据规则、通过法治来解决。事实上,以法律为基础的解决方案有许多优点:它们是和平的,提供一个公平和无偏适用规则的承诺,并能同时保护弱者和强者。此外,通过适用法律,法律裁判机构也能实现因其它领域的政治僵局通常无法达成的解决方案。

本文的核心观点既简单又抱有遗憾:尽管在国际舞台上一个以规则和法律为基础的方案是令人赞许的理想,但法律却不能解决南中国海的危险问题。具体而言,菲律宾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仲裁庭前起诉中国一案的仲裁结果,并不会解决问题,或在这方面带来重大进展。探讨提交庭前的争议以及最可能出现的裁判结果,我们将发现仲裁庭和法律在解决南中国海危机方面仅能起到非常有限的作用。法律并不能让我们免于继续把关注重心放在谈判和权力政治上。


英文原文下载:limits-of-law-in-the-south-china-sea.pdf

中文版下载:法律途径解决南海问题的限度.pdf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

官方微信

手机站

Copyright@2014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五号